江问年-

既然不能战胜恐惧,那就拥抱恐惧吧。

魏自离快乐全员ooc



江离春喜好在图书馆内。

翻阅书籍就如家常便饭。

“《黑月法则》?挺高级的。”声音冷清,双手合书,骨节分明的手拉开江离春对面的椅子。

“新人?少读点书,不如练练手法。”那人开口,金色双瞳像是雄狮一般不可摧,拿走江离春手中的书,自己翻阅起来。

“赏金猎人,其实只是一个借口。我们都只不过是待宰的羔羊罢了。组织的意思…是统领…对吗?”江离春看着眼前这人,一定是某位师兄,而且,经验丰富。

“…对。你很聪明,读的也不是无用功…与其这…”

“所以练练手法是指干掉…?这么做,成功率不达10%…”


夜深了。乔子吟去拿今晚的名单时,正巧碰见了魏自离一个人坐靠在树旁,乔子吟心想道平时魏自离应该在睡觉,觉得不大对劲。定睛一看,魏自离的手被麻绳绑住,蒙上黑布,被下了药。

咻。

乔子吟一个翻身躲过了利器的攻击,只听那人啧了一声。乔子吟上前查看利器,乃像银针之类的东西,似乎淬了毒。又是一波攻击,乔子吟拿出剑与之打了起来。


好在乔子吟牛逼。


魏自离快乐ooc



“?你醒啦。”哼这轻快的调调,单手撑着脑子,另一只手撩拨这面前这人儿的白发,笑得极其猥琐。

魏自离侧卧在床上,揉着惺忪的眼睛。听见这不着调的小曲,头发昏。坐起身来想离开,顺把门关上。

“这么着急?又去见你那个第一的师傅?”乔子吟坐在床沿,习惯性的拿出烟。

“对不起…”

“?”

“昨天…是我不对。我…我不应该…”魏自离坐靠在门后,懊恼的回忆起昨天的所做,身上是被人儿换好的睡衣。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魏自离越来越怕孤独了。或许早已对乔子吟和第一的师傅产生了依赖,看着乔子吟跟女生有说有笑的,虽然平时自己也会有,但总是默默观察着,拉起围巾,心一揪。他好害怕跟乔子吟吵架,害怕乔子吟就离开了。


当乔子吟吐出最后一口烟气打开门时,魏自离已经不见了。餐桌上摆着的早餐也无人问津。他叹口气。



魏自离,16岁,172,近战系优等生。眼部受过伤。12届随机搭档匹配到了乔子吟。乔子吟,18,185,近战远程系,有抽烟的不良癖好。

慕小兮甩不脱江离春,只好让她随意。江离春好奇宝宝,问出了一切跟慕小兮有关的人。“魏自离…是你的小徒弟?”江离春翻阅资料时,不经意瞅过。

“算是吧。”不过,真要比起来,还不一定打的过,他只需要慢慢发掘罢了。慕小兮在书房内看着高深的书本。


江离春的确战斗不行,但是可以作为队伍里的资料库。详阅各个地点的资料也不在话下。


“啊,抱歉…师…傅?”魏自离不慎被绊倒,短裤下的膝盖磨损严重。直到撞到人,才反应过来。

“?怎么搞的。”慕小兮带着魏自离来到了医疗室,白色的液体沾取棉签,温柔的涂抹在魏自离的膝盖上。疼痛感也触发神经一般,只能强忍痛意,紧咬下唇。


正午时分。光线正美好。


魏自离快乐全员ooc



你不是就喜欢这种被人掐着脖子的感觉吗?来人如是说道。


魏自离只觉得再差一秒自己就要被活活掐死,想不到自己仅因为跟搭档吵了几句独自离开后竟落入其他组织的赏金猎人手中。

可真够丢脸的。


异常的疼痛感在一声剑音中逐渐减弱,魏自离瘫软在地,来人单手扼住他的脸。

是不是我不过来你就死了?那人尾音轻佻凑近魏自离涨红的脸。

魏自离倒是倔强,将白发简易扎个马尾,拉高围巾,撇撇嘴,就准备离开。

“喂,想走哪里去。又想在这种小巷子里被人擒住?嗯?”

乔子吟抓住魏自离一只手,硬按在墙上,对上他那双清透的双眼,那人察觉到那茶色双眼似是强忍泪意。

“我…又没让你救。”魏自离别过脸,微微低头,精致的面容就跟少女一样,令人垂涎。随后甩开乔子吟的手,背着刀跑开。

真不愧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叛逆。



慕小兮是赏金猎人里最特殊的。喜好独来独往却为人友好。金色长发垂肩。活脱脱一帅哥。

刚收拾完一屋子里的敌人,将白手套脱下,理理大衣。

“还想躲到什么时候?”这双骨节分明的手上带着银戒,翘腿坐在那屋子里的单人沙发上。


“那个…我叫江离春!是…是新的猎人…”来者是个身着洋裙的少女,棕色长发盘于脑后,似是油画中欧洲贵族。如果没看到旁边的镰刀的话。

“组织让你来的?”声音似有三分冷气,猩红的眸子不曾停留在江离春身上。“你走吧,我不需要搭档,更不需要一个弱小的女性。”


江离春怎敢在黑夜之中独自行走,只得默默跟在慕小兮身后。她打量着走在前面的慕小兮,根据组织上的数据显示,慕小兮18,身高186,后背有两年前留下的旧伤。远程系。


而江离春,16,身高162,近战系。江离春不进感慨,果然差太多了。



初晨阳光普及。


这个地方,追捕罪犯、逃犯、冤家、仇家等人便是赏金猎人的工作。危险却又令人羡慕,赏金可高达十万美元罢了。

“组织”,便是赏金猎人白天的聚集地。赏金猎人通常二人一组,毕竟赏金猎人也会互相残杀。毕竟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夺取金钱成了每个人心中的欲望。每当黑夜笼罩这座城市时,就会有不胜数的人消失。组织很大,二十岁以下的孩子都会接受一定的教育。

组织里不得杀戮。所以算这座城市最安全的地方了吧。